19 September 2010

沒家教的小孩

若非為了盡選民義務(今天是藝術發展局藝術界別代表投票日最後一天),真的不願在星期天外出與人群、噪音與惡習擠在一起。

坐上地鐵不久,一個約十歲左右的男孩大搖大擺、大叫大嚷地上車。不幸地,他坐了在我旁邊,叫聲嘹亮,教我耳朵活受罪。我瞪了他好幾次,他依然旁若無人地在叫囂,背包還越挪越過。

我向他說:「唔該小心你個袋。」

他不但毫無挪開背包之意,還竟然喃喃地單打我:「你唔鍾意咪坐第二度囉!」

我很憤怒,但很冷靜、堅定地向他說:「係我坐喺度先架噃。而且我都仲未出聲話你嘈住哂成車人!」

他開始挪開背包,但仍然深深不忿,再喃喃地「俾說話我聽」:「哎呀,咁嘅人都有,你係我邊個?」

我繼續冷靜、堅定,還模仿着他那單單打打、小學生鬥咀式的語氣說:「我唔識你,我淨係知你好嘈啫!」

接着,神奇地,他靜了下來,收好了背包,全程一聲不吭地安安靜靜的坐着。

終於樂得清靜。我瞥了瞥和男孩一起的三個成人,他們一個坐在他身旁、兩個坐在對面,對整件事完全無動於衷!從男孩上車搶坐過好幾個座位、叫囂、旁人側目、然後我和他爭執,三個成人都毫無反應,教我訝異不已!若我不是看見他們一同上車,不是見過男孩把遊戲卡遞給身旁那成人看(當時他倒有反應啊!)我真的會以為男孩是無人監管的。

不過就他們的態度,其實和無監管也沒啥分別了!我不禁暗想,他家人不教,我這個「唔知係佢邊個」的人竟然可以用三兩句單單打打便教他收了聲,真的可說是非常好彩!

10 September 2010

貓接我回家

本文有「晒命」之嫌,怕曬勿進!

我家的貓真的好乖,好純品,好可愛。

離港十日,托友人瑪姬幫忙照料三貓(謝謝瑪姬!)她亦是愛貓之人,把貓兒照顧得無微不至,還會給我們傳來三貓的近照,以解我們相思之苦!

回港後,瑪姬問:「三貓有冇鬧(喵)你做咩咁耐唔見人呀?」

沒有,真的沒有。相反,他們是用最窩心的方式歡迎我回家!


甫進門,阿拔妹頭早已在門邊溜達,輕輕地喵一聲和我打過招呼後,便倚在牆邊或坐在門前,一如平日的悠閒、平靜。不久,細貓出現,在牆角後探頭偷看。細貓是最怕陌生人的一個,即使瑪姬待她怎麼好,她仍是抱有戒心。我猜細貓這個探頭動作,是要先看清楚來者何人。到她看清楚了是我,便開始「彈下彈下」地滿屋走,阿拔也隨之和她一起「彈下彈下」地滿屋走。若你熟知貓的脾性,你會知道這種「彈下彈下」的走法是貓兒很高興、自在時的動作。

就那麼簡簡單單,他們三個就悠然地接納了我離開十日,愉悅地迎接我回家。

接下來的一整天,幾乎是我到哪裏,貓便在哪裏……

我進廚房他們就在廚房門口等我啦……


我躺在床上他們就跑上床陪我啦……


或在床尾陪伴啦……


細貓更施展她最拿手的「攝腳罅」啦(但比平日更放軟全身和我貼得更緊)……


還鑽進被窩,在我臂彎內同眠啦……


在洗手間她又來詐嬌喝水啦……



這三隻貓的性格實在超級好!和他們在一起,讓人覺得很自在,很愉快。

他們真的是我家的活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