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13

Jet Lag 貓

 

我家餵貓的做法,是乾糧長放,罐頭每天中午餵一次。

每天早上11時多,貓咪知道即將開飯,便開始坐立不安,我們謔稱他們做「飯民」。若我和老公正午仍未起床,一眾飯民便床上起義,跑來踐踏我們或用鼻頂我們;若我們已起床工作,他們就靜坐抗議,在我們視線範圍內擺出一副飢民姿態;若我們工作時關上房門,他們就坐在門外示威,偶爾喊口號。

幸好這班飯民知道我們受軟不受硬,行動挺溫和,以免行為過激惹來反彈,被罵個狗血淋頭才有得吃,或被罰更遲才有得吃。

最近我和老公外遊回港後,發現貓咪出現jet lag

朋友在我們外遊時到來幫忙餵貓。他不定點到來,但我們估計多在晚上,因為我們回家後,發現貓咪的「搵食抗爭」竟然升級,早、晚各進行一次!之前明明沒有晚上開罐頭的習慣,他們卻思緒混亂,以為晚上也有得吃!

至於平日中午的一餐,也同樣出現紊亂,原因是老公過往一向近中午才起床,這次趁著jet lag決意把作息時間調節正常。問題是,貓咪不明白,於是早上89時聽到老公的鬧鐘作響,以為已經是中午,嚷著要吃飯!

一直以為動物有天然生理時鐘,觸覺敏銳,日出日落作息有時,卻原來,哈哈,都是靠聽鬧鐘的!

為何讀PhD?

記得一個朋友知道我讀PhD,惋惜地說:「終於要走上這條路嗎?」彷彿我做了個萬劫不復的什麼決定。我連忙澄清,沒有人「要」我讀PhD,是我自己想讀。

X                          X                          X

另一位朋友問:「為何讀PhD?」
我說:「因為想繼續追求學問。」
「想繼續追求學問,不需要讀PhD。」
「我不『需要』讀PhD。我任教的院校不是傳統大學,不要求我拿取博士學位;而我亦不渴求正規院校的教席。」
「那為何要讀PhD?」
「都說是因為想繼續追求學問咯!」

X                          X                          X

「你研究什麼題目?」
「演員在教育劇場中的實踐經驗和對演戲的看法。」
「為何不做一個和教育界接近一點的題目?教育界需要有更多人知道我們的工作。」
「我認為藝術界也需要有更多人知道我們的工作。」
「可是教育界的學刊較多,發表機會多一些。」
「那並非我關注的東西。」

X                          X                          X

「為什麼選擇這間大學?」
「因為那裏的戲劇教育系很強,也有和我理念相近的導師。」
「會否考慮更知名的導師?」
「不會,因為知名度並非我選擇導師的考慮。」

X                          X                          X

「有否考慮過在戲劇教育沒那麼強,但較易畢業的學府讀?」
「如果我對戲劇教育的認識比導師還要強,有什麼意思?哪來思維的刺激?」

X                          X                          X

一段段的答客問,反映著不同人對讀PhD的心態。提問者都出於關心,卻未必真正了解我的想法。

PhD,尤其是半工讀,是一條不容易走的路。過去幾年,旅途有起有跌,但回到那根本的尋學問、思維刺激的追求,獲得的滿足感是很大的。

剛剛經歷了一段低潮,正整裝待發重新上路,旅途的終點……但願……即將抵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