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February 2013

牛玉牙

牛玉蘭最近經歷了一次嚴重牙痛,除了首次體會到「牙痛慘過大病」,還由此得悉牙如其人:我的牙齒跟我一樣倔強和有工作狂!

話說我有一隻大臼齒裂了,牙醫本著「盡量保留原有牙齒組織」的原則,先給我做牙套,倘若仍然疼痛才做根管治療。安了牙套兩個星期,一直相安無事,直至一晚,牙髓急性發炎,突然劇痛起來。痛楚來得不早不晚,正好在我完成一個大型工作項目,放鬆心情準備好好吃一頓的當兒到來,彷彿要刻意避免影響我工作似的!

可恨那是星期五晚,我的主診牙醫要星期一才上班!!

當晚我完全無法入睡。縱已服了幾顆止痛餅,卻依然劇痛錐心,我唯有不斷飲用冰水鎮痛,整晚不斷來回裝水、上廁所、劇痛,非常淒慘!

翌日連忙跑去診所求助,當值牙醫給我開藥,先消炎止痛,待主診牙醫週一上班再處理。我回家服了藥,待在沙發上等藥力發作。一小時過去……兩小時過去……痛楚絲毫沒有減退!我每六小時服藥,每次服最大劑量,結果依然要每幾分鐘用冰水鎮痛一次,否則劇痛無比!

當天我約了姊妹和弟弟來我家弄製蘿蔔糕,他們見我對止痛藥毫無反應,皆嘖嘖稱奇,然後全屋上下努力為我打探了一籮匡止痛方法,但除了一招穴位按摩有短暫作用,其他都不大奏效!深夜,他們擔心我再次無法睡眠,建議我到私立醫院看夜診,拿些更強的止痛藥。醫生看看我正在服食的藥物,得悉我毫無反應,也頗感詫異,唯有開另一強力止痛藥,並替我打消炎止痛針。

第二晚,打針服藥後,痛楚依然,唯一不同的,是不用再頻密起床上廁所──喝了一整天冰水,我感到身體異常寒冷,終於想到可以只含著冰水鎮痛,然後吐出,不吞下肚。我還弄了一個熱水袋放進被窩,幫助身體回暖。在這「冰火二重奏」下,我斷斷續續地睡了幾覺,卻非因止了痛,而是實在累得半死!記得許多次口中仍含著水,卻禁不住睡著了,咀部放鬆,水吐了一身,驚醒過來,狼狽不堪!

第三晚,我終於在極度疲倦中,躺在沙發上一直睡至天亮。根據早兩晚的經驗,我知道那不是止痛藥的效用,而是發炎的情況減退了。還有一個可能,就是事業心重的牛玉牙知道翌日是星期一,要上班,不再胡鬧了!好不容易終於有一夜安睡!可憐老公因為生怕弄醒我,整晚只敢躡手躡腳地行動!

星期一早上終於找到主診牙醫為我做根管治療。護士見我隨身攜帶一瓶冰水,便知道我的情況真的很糟糕;牙醫看了我在醫院拿的強力止痛藥,也無法想像竟然對減痛毫無幫助。

除了一個「牛」字,我也實在想不出任何合理解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