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il 2012

戲劇的世界很大

這個星期每晚在一個百多呎的小房間內,聽學生發表他們的行動研究計劃。我發現,我們身處的房間雖小,但應用劇場把我們帶往的世界卻很大。

這些行動研究,是香港藝術學院與Griffith University的「戲劇教育碩士課程」中Drama Education in Society一科的習作。學生應用形形色色的戲劇手法,嘗試為社會帶來點點改變。

有學生關注的是老人對虐老的意識不足,希望透過戲劇提高他們的意識。

有人關心的是家長育兒的困難,祈望戲劇有助他們審視與子女發生衝突的情況,尋找可能的處理方法,提供家長之間對話的平台。

也有人關注弱勢婦女的發聲空間,希望透過戲劇讓她們有機會被聆聽,重視自己的聲音,並從身體出發,尋找和自己情感連繫的橋樑。

關心青少年發展的一群,也提出了各式各樣希望改善的情況……

希望班內欺淩者與被欺淩者都對自己和對方處身的狀況有多一點體諒;
希望校內本地與南亞裔學生能多一點尊重大家的不同文化;
希望學長對學弟學妹面對的問題有更深入的認識;
希望學生對自己身處的社區有更深入的了解;
希望小朋友自小開始建立無障礙社會的觀念,對殘障人士的狀況加深了解;
希望不同社經地位的學生,都能對貧窮問題有多一些發現和關注;
希望學業成績較差,自信心不足的學生有機會看見自己的價值;
希望外傭的小僱主對家中照顧他們的人,增加一點尊重;
另一邊廂,不受同學和學校制度尊重的一群,也能獲得被尊重的機會。

更有學生的研究計劃嘗試檢視國內的價值教育手法。

一個又一個富意義的計劃,關注著戲劇能在主流內、外扮演怎樣的教育角色,關注著教學者在當中肩負什麼責任。

想到這二十個計劃在未來一、兩個月將會在社會各層面發生,把應用劇場帶給更多人,祈令社會變得好一點,未發生我已先感動!

再想到這班碩士生在不久的將來畢業後,將繼續把戲劇帶到更闊的層面,簡直老懷大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