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ember 2011

一個談「死」的過程戲劇

在一名小五學生跳樓自殺的新聞見報的日子,做一個關於「死」的過程戲劇,我們這班戲劇教育工作者是否在找死?

這是一個有關「尊重和愛惜生命」的戲劇日營。本來,探討這個題目並不一定要觸及「死亡」這個容易觸動神經的主題,但我們卻選擇向「死亡」挑戰,箇中原因是:

  1. 我們相信逃避「死亡」這個題目,無助學生正視問題,反之,我們正正需要一個平台讓學生討論「死亡」,以釐清價值觀和對生命作思考。戲劇,正好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平台,讓學生透過虛構情景去表達所思所感。當一些想法能夠獲得表達的渠道,能夠被認真聆聽,一些鬱結會獲得抒發的機會,一些焦慮會有機會減輕。
  2. 我們相信群體互動的力量。自己孤獨地思考「死亡」,只能框定在自己的角度中,但當我們能夠與其他人對話,一同思考問題,我們會有機會從多一些角度去看事物,擴闊自己的參考框架(frame of reference),有助避免鑽牛角尖。  
當然,這個過程並非只是叫學生「你講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然後演出來啦!」那麼簡單。一個過程戲劇要達致成效,每個步驟都經過縝密思考,每個細節、用字、提問,亦經過深思熟慮。

這個戲劇的情境是這樣的:

「死神來到人間,制訂一張索命名單,但後來發現人數太多,須作出篩選。而名單上的確有些人想和死神談判,希望死神多給他們一點時間。於是,這班人努力游說死神,使他同意讓他們留下來完成未了的事情或心願。」

學生在這個過程戲劇中,角色是那班談判者,導師則扮演死神的角色,和他們展開談判。死神的態度並不隨和,而且處處挑戰對方,於是,學生不得不加大游說的力度,更清晰地澄清自己想留下來的理由,更堅決地表達要存活的意志。

當然,假若死神只是一味否定談判者的想法,游說很容易會演變成意氣之爭,「為抝而抝」!所以當予以適量挑戰後,若有人提出合理而充分的理由,死神會予以考慮,而且更會肯定對方的一些想法。例如在工作坊中:

  • 一個賊人說他希望努力工作賺錢,償還金錢予他曾經搶劫的人。死神會說:「唔,你重視如何補償自己的過失。」
  • 一個吸毒者說他想戒毒,然後現身說法,去學校開講座告訴年輕人吸毒的為害。死神會說:「唔,你希望能對社會作一點貢獻。」 
  • 有人說希望能活長一點伴父母終老。死神會說:「唔,你重視親情。」
  • 有人說自己有點音樂天份,希望能先完成讀音樂的心願。死神會說:「唔,你想發揮自己的長處。」
你會注意到這個教師入戲的安排,除了激發學生去談判,同時也在對談間,協助學生釐清不同的生存意義。這些生存意義有不同層次,卻無高低之分;它們不局限於「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壯舉,也可以是在個人層面具有意義的。過程中,學生在演繹角色之間,彼此分享對人生意義的見解,聆聽到多面向的人生意義,並看見一些人們以為是微不足道的生存理由,其實都是有意義的。

當大家跳出了角色後,導師請學生討論不同理由之中哪些較有說服力,並解釋原因。討論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找出最好的一個」(結果),而是為了讓學生去辯證想法(過程)。這個反思階段,目的是為了進一步鞏固學生對問題的思考,協助他們從剛才多段對話的內容中,整理和歸納出自己的想法。

故事並未在此作結。我們寫這個過程戲劇的時候,考慮到一面倒地要學生思考生存的意義,並不足夠。因為在現實中,生活的確並不容易,當中要面對的挑戰、挫折多的是。學生離開工作坊後,要面對的,仍然是真實生活中的壓力、沮喪、甚至殘酷。

我欣賞的英國劇作家Edward Bond,其作品充滿爭議性的議題他有一個說法:

Art is the close scrutiny of reality and therefore I put on the stage only those things that I know happen in our society.(藝術是真實生活的審視,所以我只會在舞台上呈現我知道在社會中正發生的事。)

我相信我們這個過程戲劇要能對學生產生意義,我們不能避開在他們周遭確實正在發生的問題。

於是我們運用死神的角色進行反游說!他向游說者說:「你們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人間其實充滿各種疾苦。活著有什麼好?」然後死神展示了不同的人間淒慘片段(內容當然都是由學生自己創作的)。

接著,學生反思過各種人間疾苦產生的情況,有什麼可以改變,什麼無法改變,而人們怎樣面對這些苦況後,再次代入角色:死神再給各人一個機會做抉擇,你會堅持原來的想法,還是放棄談判?

看到這裡,你可能在冒汗了!你們找死呢!竟然讓學生選擇死或不死?他們說要死怎麼辦?

且慢!首先,這個只是他在戲劇角色中的選擇而已。再者,先聆聽他背後的思辨理由再說也不為遲!還有,真實的情況是,經過以上各環節的反思和討論後,在工作坊中最後選擇不死的學生總比選擇死的佔大多數,而且那些決定不死的,因為再一次肯定過自己的想法,生存意志更堅定,反而落力游說決定放棄人,活著有何意義!

沒有比這種同儕教學更美妙的事了!他們說一句,可能比起我們成人說一千句「珍惜生命」,來得更有力呢!

是以在日營的最後一部份,我們請學生創作一個戲劇片段,帶回學校演出,繼續發揮同儕教學的作用,讓他們擔當起「生命大使」的角色。

*           *           *

做過這些戲劇教育活動,是否就從此一勞永逸,學生永遠不會再想尋死呢?

我也希望自己可以那麼天真!

在學生悠悠的生命中,我們只和他們有過一天的邂逅。我只知道在這一天,他們也許擴闊了眼光,看多了,聽多了,感受多了,正向思考多了,意志堅定了。明天和今後的每一天,他們仍會面對接踵的挑戰和挫折。

教育畢竟是細水長流的事。

但在這個細水長流的教育過程中,我相信年輕人需要的是更多的渠道去獲得聆聽,去思辨,去與人對話。只有我們願意開放胸懷去談論周遭具爭議性的議題,才有機會和學生一起坦誠面對以及尋找出路。

當中,需要我們有無比的勇氣、耐性和敏銳的觸覺。

共勉!

10 November 2011

小牛娃


這個可愛貓bb,是給人丟在街上、只有一個月大的小b,後來給友人拾了回家暫養。

我和老公第一次去看他,他的肚子很大很脹,因為肚裡有蟲(貓bb生蟲是很平常的事)。我們看著他的肚皮,笑說像隻青蛙。


b要待身體檢查和打防疫針後,才帶回家。當晚探訪後,我們回家邊重溫照片和短片,邊想「替他起個什麼名字好呢?」此時妹頭跳到我身上,望著電腦屏幕,使勁地大叫了一聲「牛蛙!」(這是她偶爾會發出的叫聲)

我們笑說:「就叫這個吧!」

然後我們在網上搜尋牛蛙的照片,肚皮的花紋真的和貓b一模一樣!


b不但肚皮像蛙,力大,也像牛,叫牛蛙實在是挺適合的。後來知悉她是個女的,便改叫牛娃

牛娃!你的名字可是姊姊替你起的!

歡迎加入我們的家!


 

04 November 2011

貓以食為天

 

家有一隻饞嘴貓,樂趣挺多!

每當我們吃東西,平日坐不定的阿拔總會跑過來端好地坐著,目不轉睛地望著我們。此時,只要我掂著指頭,假扮拿著食物,問:「阿拔,啱唔啱呀?」他就會「拿拿臨」跑過來嗅我的手,哪管其實是被作弄,手裡並無食物,他也屢敗屢試!

遇上我們吃的是班戟之類的食品,要擠上鮮忌廉;乖乖不得了!阿拔一聽到忌廉從瓶裡擠出來的聲音,即瘋狂地跑過來討吃!此時只要我們在指頭上沾一點忌廉給他「過過口癮」,阿拔即樂不可支!

阿拔饞嘴的逸事還有很多,我之前也曾經寫過。(見《阿拔的生活點滴》和《阿拔,啱唔啱呀?》)

近來更發現,阿拔饞嘴可為我們帶來不少方便。

話說最近阿拔因咳嗽要服藥,我拿著抗生素,向他說:「阿拔,啱唔啱呀?」他便立即跑過來張口吃藥!餵藥完全無難度!

現在餵他吃化毛膏,也只須擠在手上,然後唸咒語:「阿拔,啱唔啱呀?」他就過來自己把化毛膏舔得一乾二淨!

阿拔雖饞嘴,卻幸好尚不至於胡亂吃東西──除了一項:妹頭嘔吐時,阿拔竟然會立即跑過去舔她的嘔吐物,非~常~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