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1

餵貓


每天中午和午夜12時,是我家三貓最快樂的時刻;因為這是餵貓的時候。

三貓看見我們拿著貓碗進入廚房,無論在做什麼,無論在屋中哪個角落,都會立刻竄出來跑到廚房門口。

廚房是禁地,所以他們只可在門外等候。魯莽的阿拔偶爾會犯規,跑進來在我們腳邊轉來轉去;細貓一貫的斯文,靜靜坐在門外等待;妹頭則最逗趣,常常站在門檻最邊緣但未入廚房的位置,使勁地叫。

妹頭是個大聲妹,聽著她叫破嗓子的聲音,我總是感到不解──其實她知道無論叫不叫,最後一定有得吃,也知道無論叫得多費勁,也無法催促我們快些準備好食物,那她到底覺得叫來有什麼用呢?

叫聲實在令人心煩意亂……然後有一天,我想,何不換個角度看妹頭的行為?若把它看成一個歌頌「有東西吃」的儀式,就像某些民俗的豐收歌舞一樣,意義便截然不同了!自此,我看見妹頭在門檻大叫時,視之為感激我們餵她的行為,心就不再煩亂了。

或許這很阿Q,但確然,有時只要我們肯換個角度去看事物,可以省掉不少煩惱。

每天中午和午夜12時,不獨是我家三貓的快樂時光,也是我和老公的快樂時光。準備好食物,拿著貓碗從廚房走到開餐的地方,和急步跟隨的貓競步,放下貓碗,看著他們快樂地品嚐,吃個清光,心裡是說不出的滿足。

三貓胖嘟嘟的體態,就是對我們最佳的回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